一串带血的脚印

5月18日凌晨,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一栋3层的居民楼起火,现场浓烟滚滚。被浓烟呛醒的1楼租户——托教班教师王锋,3次冲进大火,救出自己的亲人3名,老师和学生3名。他用脸盆逐一敲打邻居房门,叫醒楼内所有住户。当天夜里,楼内的24人全部脱险,王锋却被烧成“炭人”,命悬一线岁的王锋,被抬上救护车时还在用嘶哑的嗓子大喊:“救人,救人。”苏醒后的第一句话就问妻子潘品:“老师和孩子们有没有事?”

时隔两个多月,发生火灾的3层小楼经过整修已很难找到事发时的痕迹。大厅宽敞明亮,往里走,每层楼分为东西两户,中间一个楼梯间直通天台。1楼新入住的托教班还在装修,楼上的住户闭门午睡,宁静的氛围让人很难想象这里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火。

房东王东峰介绍说,2015年7月王锋一家开始办托教班,租住在距大门最近的西户。有三四十个学生,白天管吃饭,辅导作业,晚上个别孩子也住在这里。

王东峰拿出火灾后拍的照片,只见大火被扑灭后,大厅、西户、整个楼梯间墙体被浓烟熏得漆黑,大厅墙面爆裂,一片片脱落,房顶钢筋,房门焦黑变形,停放在大厅的11辆电动车都成了黑色的铁架子。

“当时不在这个楼里的人,根本想象不到那种惊恐。别说想着怎么逃生了,人都吓懵了。”回忆起着火时的情况,潘品心有余悸。

5月18日凌晨1时20分左右,正在熟睡的潘品被丈夫推醒:“咋有股烧焦的味道?”王锋推开卧室门,对面大厅里停放的10余辆电动车、摩托车正熊熊燃烧,不时发出“咚咚”的爆炸声。

“着火了,救人啊!”王锋赶紧呼救,回屋把10岁的女儿王婷护送到楼外的安全地带,紧接着返回楼里拉出吓坏了的妻子和儿子,并嘱咐妻子报警。

事发紧急,慌乱中,王锋也没顾上穿衣服,只穿着内裤,鞋子也跑丢了。“一楼还有学生!”说着,王锋又一次冲进火里。

另一边,托教班的姚雪老师和两个留宿的小学生还睡在一楼里间。听见起火了,姚雪醒来,试图打开房门,可怎么也打不开。正着急时,王锋穿过火焰,从外侧帮助姚雪打开了门,带着3人从楼里冲了出来。直到这时,王锋还没有被烧伤。

一楼火势最猛,浓烟吞噬了大厅,又顺着楼梯间往上蔓延,整栋楼就像一个大火炉,楼道成了火炉的“烟囱”。

王锋再次冲进火海,这一次,他顶着烈焰的灼热和让人窒息的烟雾、烟灰,跑上2楼、3楼,用脸盆敲打着房门使劲儿喊着:“着火了,着火了!”

当时住在3楼的王海东是被敲门声和呼喊声惊醒的,他从窗户跳到隔壁家阳台得以逃生。王海东说,当时他打开过房门,可高温、明火一瞬间就将他的头发烧焦,他只得赶紧关上门。而王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只穿着一条内裤,赤着脚,奔走了几分钟!

挨家挨户敲完房门,当王锋再跑出楼外时,听到呼救陆续赶来帮忙灭火的人们发现,王锋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几乎烧成了“炭人”。

王锋光着脚,从小楼跑到五六十米外的张衡路口迎接消防车和救护车。他脚底的皮肤已经被高温“烧化”,每走一步,都留下血糊糊的脚印。

很快,救护车赶来,精神恍惚的王锋却怎么也不肯上车,嘴里还喊着:“快救人!楼里还有人呢……”

对于烧伤,有这样的说法,患者的烧伤面积与死亡率成正比,而王锋的烧伤面积已经达到98%。一般成年人三度烧伤面积超过50%,就有生命危险,而王锋三度烧伤面积达到了90%。这样的特重度烧伤,医生怎么救?

5月18日凌晨1时50分,救护车赶到南阳南石医院。其实,早在急救电话打来的时刻起,院方已经开始准备。

值班医生孙羽飞发现,王锋出现浓酱油色血小便,这说明红细胞遭到严重破坏,肾脏等器官已经出现早期休克症状,必须迅速把3条静脉通道打开,输入大量液体作为补充。

当时,王锋只有大腿根部有两块巴掌大小的完好皮肤。医生只能在这个位置,接通3条静脉通道。3个半小时的抗休克治疗后,王锋的休克基本上得到纠正,第一个24小时顺利度过。

经过3天的抗休克期和3天的稳定期,烧伤第6天起,王锋开始陆续接受切痂植皮手术。

第一次手术要用王锋身上可用的2%自体皮,即两块巴掌大小的好皮肤封闭住双上肢和右下肢共40%的创面,用这么少的皮,怎么封得住那么大的创面呢?南石医院院长赵俊祥讲解说,只能把这2%的皮剪成小皮丁,像种地的种子一样撒到切完痂的皮肤上,再用异体皮盖上,就像种地盖地膜一样,防止感染,让里面的皮丁慢慢生长、扩展。那怎么样伤口才算长好了呢?赵俊祥说,等小皮丁一圈一圈长到创面封闭,就是长好了。

此后,在南石医院,王锋又陆续进行了3次植皮手术,大腿根皮肤不够用,又用上新长好的部分头皮、脚底皮肤,完成左下肢、前胸部等位置的植皮。4次大手术后,王锋的大面积植皮手术基本完成,达到转院条件。

7月12日下午,航空救护专机将王锋转到位于北京的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原第三四医院),该院是全军首批三级甲等医院,其烧伤研究所是全军重中之重的学科,转诊大大增加了王锋康复的可能。

7月14日,王锋转院后首次清创植皮手术进行,主要对全身清创并取头皮、躯干部分自体皮及部分异体皮对其双下肢右上肢进行移植;7月20日,第二次手术,重点清创锁骨下区,建立大静脉穿刺部位;7月26日,第三次手术,进行后背和四肢的清创换药;7月30日,对背部和右下肢进行植皮;8月5日,第5次清创植皮手术。

据了解,转院至今,王锋五次清创植皮手术均成功进行,植皮成活率接近100%,创面覆盖率达到55%以上。术后,病人生命体征平稳。

王锋入院后,得知病情的严重程度,妻子潘品一方面为丈夫揪心,另一方面不得不为高昂的医疗费发愁。

王锋住院当天,房东王东峰女士来到医院探望,看到王锋被大火烧得这么严重,立刻返回家从亲戚处筹到两万元现金,拿给潘品救急。托教班学生家长也纷纷打电话慰问,提出捐款相救,考虑到家长挣钱也不容易,潘品婉言谢绝。

“看到王锋被烧得这么严重,我们真的很痛心。着火时烟非常呛人,如果不是王锋及时呼救,凌晨1点多,我们整个楼的人很可能还在睡梦中,等到自己发现说不定已经晚了,后果很可怕。”王东峰从心底感谢王锋。

王锋的父亲,67岁的王如意年迈多病,知道儿子出事的消息后,借了3户人家,筹到四五千元带到医院;潘品的母亲张雪敏原本在郑州打工。接到女儿电线岁的老人带上近两万元积蓄,赶到南阳帮忙照看俩外孙。

王锋三闯火海救人被烧成重伤的消息一经河南当地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纷纷到南阳南石医院看望王锋和他的家人,更多的人则是通过转账、微信红包、轻松筹等各种渠道为王锋捐助。截至7月26日,王锋的家人及南石医院收到的捐款总额已经高达260万元,但离高达500万元的手术费尚有不小缺口。

“现在光是加了我微信的好心人就有2000多个,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心、帮助我们。”潘品说,尤其是丈夫在南石医院治疗时,演员黄晓明了解到王锋的情况,委托“黄晓明真心英雄公益项目”的工作人员在微信上和自己联系,先后两次共捐了31万元,帮了大忙。

让潘品印象深刻的还有南石医院一位保洁大姐,听说王锋救人的事,把刚领到的1000元工资全部送了过来。

“在报纸上读到王锋老师救人的事迹时,我热泪盈眶。王老师第一次冲进火海救出自己的妻儿,这是亲情使然。第二次入火海救出托教的师生,是职责所在。”河南省方城县释之街道党工委副书记秦乐飞说,“最让人感动、最可贵的是,火势汹汹,王老师完全把生命置之度外,第三次冲进去喊醒邻居。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是有大爱的支撑。”

王锋转院后,王锋的妹妹王平陪潘品一起来到北京。在这里,王平和潘品有些手足无措。不认识路,几乎没有熟人,出租屋到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加上不能进病房探望,多数时候只是等消息,两人的心情孤独而沉重。就在这时,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王锋转院来京的消息,南阳老乡、同学、在京的河南籍好心人、北京的好心人接连赶来看望、慰问,给王锋、潘品和王平带来了信心。

“同学的一个电话药品就解决了,老乡们送来了榨汁机、冰箱、生活费,陌生人送来了温暖的目光、善款。北京虽然陌生,却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7月27日,到北京两周后,潘品在日记这样写道。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5月18日凌晨,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一栋3层的居民楼起火,现场浓烟滚滚。被浓烟呛醒的1楼租户——托教班教师王锋,3次冲进大火,救出自己的亲人3名,老师和学生3名。他用脸盆逐一敲打邻居房门,叫醒楼内所有住户。当天夜里,楼内的24人全部脱险,王锋却被烧成“炭人”,命悬一线岁的王锋,被抬上救护车时还在用嘶哑的嗓子大喊:“救人,救人。”苏醒后的第一句话就问妻子潘品:“老师和孩子们有没有事?”

时隔两个多月,发生火灾的3层小楼经过整修已很难找到事发时的痕迹。大厅宽敞明亮,往里走,每层楼分为东西两户,中间一个楼梯间直通天台。1楼新入住的托教班还在装修,楼上的住户闭门午睡,宁静的氛围让人很难想象这里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火。房东王东峰介绍说,2015年7月王锋一家开始办托教班,租住在距大门最近的西户。有三四十个学生,白天管吃饭,辅导作业,晚上个别孩子也住在这里。

王东峰拿出火灾后拍的照片,只见大火被扑灭后,大厅、西户、整个楼梯间墙体被浓烟熏得漆黑,大厅墙面爆裂,一片片脱落,房顶钢筋,房门焦黑变形,停放在大厅的11辆电动车都成了黑色的铁架子。

“当时不在这个楼里的人,根本想象不到那种惊恐。别说想着怎么逃生了,人都吓懵了。”回忆起着火时的情况,潘品心有余悸。

5月18日凌晨1时20分左右,正在熟睡的潘品被丈夫推醒:“咋有股烧焦的味道?”王锋推开卧室门,对面大厅里停放的10余辆电动车、摩托车正熊熊燃烧,不时发出“咚咚”的爆炸声。

“着火了,救人啊!”王锋赶紧呼救,回屋把10岁的女儿王婷护送到楼外的安全地带,紧接着返回楼里拉出吓坏了的妻子和儿子,并嘱咐妻子报警。

事发紧急,慌乱中,王锋也没顾上穿衣服,只穿着内裤,鞋子也跑丢了。“一楼还有学生!”说着,王锋又一次冲进火里。

另一边,托教班的姚雪老师和两个留宿的小学生还睡在一楼里间。听见起火了,姚雪醒来,试图打开房门,可怎么也打不开。正着急时,王锋穿过火焰,从外侧帮助姚雪打开了门,带着3人从楼里冲了出来。直到这时,王锋还没有被烧伤。

一楼火势最猛,浓烟吞噬了大厅,又顺着楼梯间往上蔓延,整栋楼就像一个大火炉,楼道成了火炉的“烟囱”。

王锋再次冲进火海,这一次,他顶着烈焰的灼热和让人窒息的烟雾、烟灰,跑上2楼、3楼,用脸盆敲打着房门使劲儿喊着:“着火了,着火了!”

当时住在3楼的王海东是被敲门声和呼喊声惊醒的,他从窗户跳到隔壁家阳台得以逃生。王海东说,当时他打开过房门,可高温、明火一瞬间就将他的头发烧焦,他只得赶紧关上门。而王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只穿着一条内裤,赤着脚,奔走了几分钟!

挨家挨户敲完房门,当王锋再跑出楼外时,听到呼救陆续赶来帮忙灭火的人们发现,王锋浑身上下黑乎乎的,几乎烧成了“炭人”。

王锋光着脚,从小楼跑到五六十米外的张衡路口迎接消防车和救护车。他脚底的皮肤已经被高温“烧化”,每走一步,都留下血糊糊的脚印。

很快,救护车赶来,精神恍惚的王锋却怎么也不肯上车,嘴里还喊着:“快救人!楼里还有人呢……”

对于烧伤,有这样的说法,患者的烧伤面积与死亡率成正比,而王锋的烧伤面积已经达到98%。一般成年人三度烧伤面积超过50%,就有生命危险,而王锋三度烧伤面积达到了90%。这样的特重度烧伤,医生怎么救?5月18日凌晨1时50分,救护车赶到南阳南石医院。其实,早在急救电话打来的时刻起,院方已经开始准备。

值班医生孙羽飞发现,王锋出现浓酱油色血小便,这说明红细胞遭到严重破坏,肾脏等器官已经出现早期休克症状,必须迅速把3条静脉通道打开,输入大量液体作为补充。

当时,王锋只有大腿根部有两块巴掌大小的完好皮肤。医生只能在这个位置,接通3条静脉通道。3个半小时的抗休克治疗后,王锋的休克基本上得到纠正,第一个24小时顺利度过。

经过3天的抗休克期和3天的稳定期,烧伤第6天起,王锋开始陆续接受切痂植皮手术。

第一次手术要用王锋身上可用的2%自体皮,即两块巴掌大小的好皮肤封闭住双上肢和右下肢共40%的创面,用这么少的皮,怎么封得住那么大的创面呢?南石医院院长赵俊祥讲解说,只能把这2%的皮剪成小皮丁,像种地的种子一样撒到切完痂的皮肤上,再用异体皮盖上,就像种地盖地膜一样,防止感染,让里面的皮丁慢慢生长、扩展。那怎么样伤口才算长好了呢?赵俊祥说,等小皮丁一圈一圈长到创面封闭,就是长好了。

此后,在南石医院,王锋又陆续进行了3次植皮手术,大腿根皮肤不够用,又用上新长好的部分头皮、脚底皮肤,完成左下肢、前胸部等位置的植皮。4次大手术后,王锋的大面积植皮手术基本完成,达到转院条件。

7月12日下午,航空救护专机将王锋转到位于北京的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原第三四医院),该院是全军首批三级甲等医院,其烧伤研究所是全军重中之重的学科,转诊大大增加了王锋康复的可能。

7月14日,王锋转院后首次清创植皮手术进行,主要对全身清创并取头皮、躯干部分自体皮及部分异体皮对其双下肢右上肢进行移植;7月20日,第二次手术,重点清创锁骨下区,建立大静脉穿刺部位;7月26日,第三次手术,进行后背和四肢的清创换药;7月30日,对背部和右下肢进行植皮;8月5日,第5次清创植皮手术。

据了解,转院至今,王锋五次清创植皮手术均成功进行,植皮成活率接近100%,创面覆盖率达到55%以上。术后,病人生命体征平稳。

王锋入院后,得知病情的严重程度,妻子潘品一方面为丈夫揪心,另一方面不得不为高昂的医疗费发愁。王锋住院当天,房东王东峰女士来到医院探望,看到王锋被大火烧得这么严重,立刻返回家从亲戚处筹到两万元现金,拿给潘品救急。托教班学生家长也纷纷打电话慰问,提出捐款相救,考虑到家长挣钱也不容易,潘品婉言谢绝。

“看到王锋被烧得这么严重,我们真的很痛心。着火时烟非常呛人,如果不是王锋及时呼救,凌晨1点多,我们整个楼的人很可能还在睡梦中,等到自己发现说不定已经晚了,后果很可怕。”王东峰从心底感谢王锋。

王锋的父亲,67岁的王如意年迈多病,知道儿子出事的消息后,借了3户人家,筹到四五千元带到医院;潘品的母亲张雪敏原本在郑州打工。接到女儿电线岁的老人带上近两万元积蓄,赶到南阳帮忙照看俩外孙。

王锋三闯火海救人被烧成重伤的消息一经河南当地媒体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纷纷到南阳南石医院看望王锋和他的家人,更多的人则是通过转账、微信红包、轻松筹等各种渠道为王锋捐助。截至7月26日,王锋的家人及南石医院收到的捐款总额已经高达260万元,但离高达500万元的手术费尚有不小缺口。

“现在光是加了我微信的好心人就有2000多个,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心、帮助我们。”潘品说,尤其是丈夫在南石医院治疗时,演员黄晓明了解到王锋的情况,委托“黄晓明真心英雄公益项目”的工作人员在微信上和自己联系,先后两次共捐了31万元,帮了大忙。

让潘品印象深刻的还有南石医院一位保洁大姐,听说王锋救人的事,把刚领到的1000元工资全部送了过来。

“在报纸上读到王锋老师救人的事迹时,我热泪盈眶。王老师第一次冲进火海救出自己的妻儿,这是亲情使然。第二次入火海救出托教的师生,是职责所在。”河南省方城县释之街道党工委副书记秦乐飞说,“最让人感动、最可贵的是,火势汹汹,王老师完全把生命置之度外,第三次冲进去喊醒邻居。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是有大爱的支撑。”

王锋转院后,王锋的妹妹王平陪潘品一起来到北京。在这里,王平和潘品有些手足无措。不认识路,几乎没有熟人,出租屋到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加上不能进病房探望,多数时候只是等消息,两人的心情孤独而沉重。就在这时,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王锋转院来京的消息,南阳老乡、同学、在京的河南籍好心人、北京的好心人接连赶来看望、慰问,给王锋、潘品和王平带来了信心。

“同学的一个电话药品就解决了,老乡们送来了榨汁机、冰箱、生活费,陌生人送来了温暖的目光、善款。北京虽然陌生,却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7月27日,到北京两周后,潘品在日记这样写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