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头号大毒枭“矮子”古斯曼的传奇人生

导语:墨西哥毒枭以冷酷、残暴闻名于世,其中以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首领,全球头号毒枭——华金·古斯曼·洛埃拉(以下简称古斯曼)最为有名,他是哥伦比亚头号大毒枭埃斯科巴的超级粉丝,由于身高不到 1 米 65,因此人送外号「矮子」。

古斯曼在墨西哥众多毒枭里极具特色,身材矮小,贪财好色,善于地行道术,颇像中国神话人物土行孙。他通过美墨边境的地道,将毒品和非法移民源源不断地送入美国,积累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

从一个半文盲的农民到墨西哥头号大毒枭,古斯曼凭着冷静而果断,谨慎而大胆、隐忍而狡猾的性格,以及出色的社交能力、灵活的商业头脑,创建了一个庞大毒品帝国——锡那罗亚贩毒集团。

墨西哥政府曾经两次将古斯曼逮捕,并关押在号称「最高安全级别」和「最坚不可摧」的两所监狱,但都被他用意想不到的方法成功越狱,让墨西哥政府在全世界面前丢尽颜面。

因此,墨西哥政府第三次将古斯曼逮捕后,干脆将其引渡到美国受审。最终,古斯曼被美国联邦法院判处终身监禁,至今仍关押在号称「洛基山下的恶魔岛」的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佛罗伦斯监狱。

1957 年4月4日,古斯曼出生于墨西哥锡那罗亚州的巴迪拉瓜托(这是墨西哥有名的毒品之乡)市郊一个小村庄。当地传言他出生那天,家里公鸡不停打鸣,直到其呱呱坠地才停止(这种说法古今中外都流行)。

古斯曼的父母拥有墨西哥农民的优良传统——贫穷,他们靠种植玉米、和罂粟维持全家生计。种植玉米是为了制作墨西哥传统食物玉米饼;种植是为了从毒贩手上换钱;而种植罂粟一是制作罂粟壳面包,二是当药用。

在古斯曼十岁左右,家里突遭变故,父母辛苦种植的玉米、、罂粟,被天空中的飞机喷下百草枯,导致整片整片的枯死,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泛黄的叶铺满在田间。

这些喷百草枯的飞机是从美国跨境而来,目的是为了切断嬉皮士们的精神粮食。此时正是美国最动荡、最多事、最混乱的时期,年轻人特别热衷于几件事,反越战、反权威、提倡性解放,以及抽、吸食各种致幻剂。

百草枯是一种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使其枯死的快速灭生性除草剂,因此对付特别有效。一时之间,流言飞起,很多墨西哥农民吓得再也不敢种植。

美国派飞机从天空大面积撒百草枯虽然很不人道,但效果显著,墨西哥在美国市场占有率迅速下降,几年时间下来,从 90% 以上直降到 20% 以下,而与之对应的是加拿大的美国市场占有率直线飙升。

古斯曼的母亲是墨西哥农村一位普通老太太,国家之间的事,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敢问,但看着自家大片枯死的,她非常伤心,紧紧抱着儿子,抽泣地说道:「小古斯曼呀,以后可不要抽,你看那些天杀的美国佬喷得农药,一沾上就会死呀,抽可是会死人的呀!如果你人都死了,哪里找你的白雪公主呀!」

年幼的古斯曼懂事地点点头,安慰母亲:「妈妈,我打死也不抽,其他毒品也不碰……」

古斯曼的父母本分老实,毁了就毁了,只能自认倒霉,但有些墨西哥农民并不甘心,他们选择在美国飞机刚喷撒完百草枯后,立刻戴上头套、手套,把还没枯萎的叶迅速收割,经过简单处理,然后送到毒贩手上换钱。

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墨西哥农民又惴惴不安的四处打听,那些抽含有百草枯的美国佬会不会死掉。于是,毒贩们为了鼓励他们继续,经常编一些八卦消息,让他们安心。

「放心,百草枯这种东西,掉到地里就没有毒了,你看家里的鸡去了地里不照样没事,而且也没听说美国佬抽含百草枯的而死掉。」

「那些天杀的美国佬,经常用百草枯杀人,我们墨西哥一些大佬,就是被美国佬逼着穿上浸泡过百草枯的内衣,内裤,最后导致全身器官衰竭,死在牢里面,所以他们是活该。」

「这叫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天杀的美国佬,真歹毒呀!他们在越南喷的农药『橙剂』更厉害呀!一喷下去,树叶全部掉了。那些越南人可遭罪了,生下的小孩都是畸形,据说生了几百万的畸形孩子。」

古斯曼最终在百草枯带来的阴影下辍学,因为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了。为了帮父母赚钱,他开始学着做小生意,例如在街头摆摊,做点水果、饮料、玉米饼、芝麻面包等买卖。

15 岁那年,古斯曼开始涉足毒品生意,贩卖墨西哥,生意不温不火。上世纪 80 年代初,他跟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老大,即有墨西哥「毒枭教父」之称的米格尔·安赫尔·费利克斯·加拉多(以下简称加拉多)。

这是古斯曼的一个人重要转折点,在加拉多身边,他学到很多为人处事,以管理之道,为后来的崛起奠定了基础。同时,古斯曼也从加拉多崛起的背景,了解祖国墨西哥的悲壮历史。

墨西哥有一句全球闻名的谚语:「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一语道尽这个国家的悲壮历史。曾经的墨西哥领土很大,疆域巅峰时期达到四百多万平方公里,是美洲名副其实的疆土大国。

1846 年美墨战争爆发,两年后美国攻下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逼迫墨西哥政府签下丧权辱国的条约,总共割让了德克萨斯、新墨西哥、加利福尼亚等总计近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

尽管当时墨西哥与美国之间存在很多充满争议的领土,如俄勒岗和德克萨斯州有部分地区是先独立建国,然后投票并入美国,但其中 190 多万平方公里领土是明确属于墨西哥,被美国武装侵略占据的。

「这场战争乃是强大民族对弱小民族所曾进行的最不正义的战争之一。」——美国军事家、陆军上将、第 18 任美国总统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

美国自独立以来,对领土扩张无比迷恋,甚至声称美洲是美国的美洲,政府先是鼓励探险者移民到墨西哥的德克萨斯地区,当美国移民数量就超过了当地人,就开始仰仗人口优势,开始。

最终在一位叫山姆·休斯敦的美国人带领下,美国移民以少胜多,击败墨西哥政府军,建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休斯敦任第一任总统,没多久就全民投票要求并入美国,这为后来的美国对墨西哥发动战争提供了借口。

当时在德克萨斯地区旁边,还属于墨西哥的新墨西哥州州长曼努埃尔·阿拉米在面对美国步步紧逼之时,发出「可怜的新墨西哥,离天堂太远,离德州太近」的感叹。

后来,曼努埃尔·阿拉米的这句话逐渐演变变成了「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同时,这句话也成了美国周边邻国常用的一个句子,最喜欢用的是古巴与墨西哥。

而另一边的加拿大之所以没有吐槽「离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恰好验证了毛主席的一句话:「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

在美墨战争之前,美国并不是没有想通过武力吞并加拿大,只是没想到被武德充沛的加拿大人(当然背后离不开宗主国——英国的支持)反推,把首都华盛顿都丢了,著名的白宫变成黑宫(放火烧了)。

此后,美国才暂时放弃动用武力吞并加拿大的想法,把领土扩张的方向瞄向了墨西哥。可怜的墨西哥人至今仍在怨恨美国,你们既然要侵占就全部侵占得了,搞得我们现在需要偷渡才能过去。

如果说领土的丢失,只是复杂的历史问题,那么 1994 年,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那就是实实在在离美国太近的最大体现,因为它宣告墨西哥的主打农产品玉米的死亡。

美国蜂拥而至的廉价玉米把墨西哥农民推向了生死边缘,引发的通货膨胀又吞噬着城市贫民仅有的财产,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把这两大社会底层民众全面推向贩毒集团。

俗话说,谷贱伤农,在美国廉价玉米的冲击下,墨西哥农民种一公顷(约等于 15 亩)玉米的年收入仅为 1.2 万比索,而他们为毒贩种植,按照当时的价格,种一公顷年收入是 40 万比索。

另外,一些没有地的农民,如果选择给毒贩种,每天大概有 300 比索的工资,而给地主种植玉米的线 比索,这点钱填饱一个人的肚子都有点勉强。墨西哥农民如何选择,不言而喻。

让人无语的是,玉米价格大幅度下降,但墨西哥的主食玉米饼价格却在不断上涨,这一切源于负责生产玉米饼原材料玉米粉的两家垄断公司,不停地上调玉米粉的价格。

美国廉价玉米玉米让墨西哥农民没有活路,持续上涨的主食玉米饼又让城市里的底层人民变得一贫如洗,于是这两大群体不得不选择和毒贩们合作,前者大规模种植,后者加入贩毒集团走私毒品。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原本是墨西哥锡那罗亚州一名警察的加拉多,在损友的怂恿下,辞掉工作,正式贩卖。他依靠之前积攒的人脉,获得了当地政府高层官员的支持,建立了一个成熟的地下走私渠道。

嬉皮士运动兴起之后,成为美国年轻人的新宠,一时间黑市都断货了,加拉多抓住机会,广泛收购墨西哥农民手中的的,然后源源不断地走私到美国,赚得盆满钵满。

生意火爆后,加拉多欲望也随之升高,他想亲手建立一个毒品帝国,于是便开始四处搜罗人才,古斯曼正是此时被其收入旗下。加拉多很欣赏这个看似憨厚老实,却敢打敢拼的「矮个子」,很快将其提升为自己的重要副手。

没多久,加拉多发现了墨西哥毒品贸易的天花板,以及一个最主要的矛盾:「美国日益增长的毒品品类与毒品数量的需求和墨西哥落后的毒品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当时墨西哥毒品贸易虽然红红火火,但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国,瘾君子们最喜欢,且利润最高的毒品还是可卡因,然而这一块被哥伦比亚几大贩毒集团垄断了。

墨西哥毒贩们想插手可卡因生意,但哥伦比亚毒枭们根本不鸟他们,因为当时可以通过海运(潜艇)或空运(飞机)从南美直接将可卡因走私到美国,何必要分一杯羹出来。

1982 年,美国里根总统发起声势浩大的禁毒战争,对走私进入国内的可卡因加大了打击力度。几个月下来,导致哥伦比亚毒枭们损失惨重,海运和空运毒品严重受阻,急需另辟蹊径。

趁此机会,加拉多与哥伦比亚大毒枭埃斯科巴达成合作,由墨西哥毒贩将麦德林贩毒集团的部分可卡因通过美墨边境,走私进入美国。古斯曼也正是在此时,见识到当时世界头号大毒枭埃斯科巴的风采,迅速成为其粉丝。

埃斯科巴对古斯曼的影响巨大,例如他看到埃斯科巴很会写煽动性的文章来宣传和包装自己,便有样学样。不过古斯曼没有远大的从政梦想,他只想写情书泡女人。

然而,古斯曼文化水平实在有限,属于半文盲性质,写不出肉麻的情话,无奈之下,只得悄悄请人代笔。或许是保密工作没有做好,这件事最后在拉丁美洲的贩毒圈搞得人尽皆知。

麦德林贩毒集团五虎将之一的加查就曾拿此事嘲笑过古斯曼:「你跟埃斯科巴没法比,他妈是个小学老师,好歹是个文化人,而你妈是个农村文盲,你小学都没有毕业,空闲时间又不去读书识字,能写个什么出来。

可能是觉得这些话太伤人,加查又安慰道:「不过你可以学习埃斯科巴积极思考的精神,他经常看《积极思考的力量》一书,老跟我们说积极思考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最终古斯曼把记下来的这一切,都成功运用到自己的贩毒事业上,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毒品帝国。

而他唯一没有受埃斯科巴影响的一件事,就是抽,这源于他童年时期母亲对他的叮嘱,不要吸食(含有百草枯)。

人一旦积极思考,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古斯曼开始有了事业大局观,事业也开始崛起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