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炒房无底线炒埃及的房子不怕被革命吗?

北京章哥,房地产从业20年,通晓业内门道,我不做所谓的“专家”,只用二十年实战经验帮大家答疑解惑。

中国人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热衷炒房的了,国内坚持房住不炒的政策,于是干脆炒遍全球。仅仅这俩月,就遇到好几个要买其他国家房子的了,遍布欧亚美澳。但好歹要买的都是发达国家的,至少是正常国度的吧。今天接到的咨询神奇了,问的是对埃及的房子怎么看?

简直是太刺激了,竟然有人要投资这种国家。我问他为什么要买埃及的?回答很简单,朋友前几年买了开罗的,涨了。房价也不贵,折合人民币才5/6000一平,应该有较大的升值空间。

唉,怎么说呢,就跟很多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似的,还停留在千百年之前,四大文明古国的年代。干脆问几个具体的吧:埃及属于哪个洲和地区?政治体制是什么?经济怎么样?支柱产业是什么?贫富程度如何?阿拉伯之春了解吗?社会秩序怎么样?主要宗教是什么?投资风险在哪里?

确实没什么用,那我又问了,如果前几年让你投资喀布尔(阿富汗首都)的房子会怎样?或者说,如果能穿越回1946年,你会投资北京上海的房子吗?

可是,喀布尔是今年才被占领的,5年前也正是房价快速上涨的时候。而1946年正是中国抗战胜利,内战还未全国爆发,所有大城市都房价飞涨的时候。如果身处当时,很多人会心动投资的。

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只能说人见利而不见害,鱼见食饵不见钩。我是不建议在政局不稳的国家投资的,甚至干脆说,只要不是稳定的发达国家,索性规避。否则就算是某个阶段房价涨幅很高收益很好,那谁也不敢说就不会发生意外事件。

而在埃及,很有可能再一次发生革命。那就不是收益减少的问题了,往好了说是血本无归,不好的话自然就是不堪设想了。

其实我对埃及也不了解。如果不是发生了阿拉伯之春,我对这里的知识也不过截止于古罗马时期,也就是埃及艳后那个年代。之后的一片模糊,顶多是知道个马木留克王朝和拿破仑远征,连二战前后的埃及都不太了解,也是觉得知道这些没用。

多年前倒是去过一次埃及,但那是出差时顺便路过,也真没觉得有什么好玩的。在家看纪录片比现场有意思的多,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了。

埃及的地理位置非常好,欧亚非交界处。可是,如果处在这种交界位置,大多都比较乱,无论国家还是地区。埃及属于北非,但却是中东十六国之一,可这里又没什么石油,连自己都得进口才够用。这已经有点儿拧巴了吧,还有呢。

既然属于中东,给人们的第一感觉是什么?有钱呗。而且埃及号称是中东五强之一,那就更应该有钱了,否则都对不起文明古国这么大的名气。可实际上在所谓的五强中还有个伊朗,一提到这里什么感觉?穷呗,不仅穷还是宗教国家,跟美国一直较劲,所以才让特朗普给了一导弹,把二号领导人打死了。

伊朗其实就是以前的波斯,30年代才改的国名。伊朗的原音就是“雅利安”,所以二战时和纳粹混的挺近。《倚天屠龙记》里说波斯是明教的总坛所在地,其实是金庸老爷子瞎写着玩儿的。明教(摩尼教)和拜火教(祆教,安禄山曾任教主)是两码事儿,而当时的波斯也已经是教的地盘儿了。书中的“山中老人霍山”倒是确有其人,信的就是教,在波斯建立了“鹰巢”,称霸一方,后来被蒙古铁骑所灭。但这个教派流传了下来,就是现在的阿萨辛派。而山中老人创立这个教派的地点,就是在埃及。

不说这些了,虽然挺有意思,我上大学时特意选修了一阵子宗教史,就是觉得好玩儿。

反正伊朗现在是个挺穷的国家,人均GDP不过5000多美元,和中国最后一名甘肃差不多。但埃及呢,仅仅是伊朗的一半,这就知道埃及有多穷了吧。之所以能算五强之一,那是因为地盘大,人多,惹急了能把你们家给吃穷了,但和真正的国力无关。

埃及的人口只是在中东北非算多的,和中国印度相比不算什么,1亿人而已。国土面积也不小,100万平方公里,比咱们的内蒙小点儿。但是,埃及之所以穷,那是因为其国土有95%的面积都是沙漠,撒哈拉大沙漠,剩下的可耕种面积不过是5万平方公里。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相当于哈尔滨差不多大小,但是却要塞下一亿人。而现在的哈尔滨才1000万,十倍的差距,想想这难度得有多大吧,居住密度比香港都高。这种国家实在不好发展,没有土地空间发展工商业,就剩下居住了。

我有时候说北京的门头沟就不是太好发展,因为也类似这种情况。1450平方公里的面积,比昌平都大点儿,也超过了城六区的总面积。但是,门头沟的山地面积占比达到98.5%,这就比较尴尬了,不好利用啊。所以在失去了煤炭产业之后,门头沟的支柱产业主要也是旅游业了,其他的产业不是太好规划,客观上成了生活居住区。

都知道埃及曾经是文明古国,尼罗河孕育了璀璨的文明,但是这里的粮食严重短缺,仅仅能满足20%的需求,有80%都需要进口。那也就是说,这个国家的命脉掌握在别人手里。只要世界粮食减产,或者只要被粮食出口国,主要是美国卡脖子,埃及就要出乱子。

一张大饼引发的革命,这说的就是埃及。大多数老百姓已经穷的什么都没有了,每天一睁眼就是去找政府要大饼吃。每人每个月150个配额,相当于每天五个火烧,还得是完全没芝麻的那种。估计味道肯定不怎么样,但这也比活活饿死强啊。

我前些日子和一个朋友聊天,他就刚从埃及回来不久,聊起埃及来那从始至终都是下意识的在摇头:这个国家没希望了!他在埃及是常住了好几年,因为要帮着建设新首都,中国是主要承建商。按他的说法,只有去了埃及的贫民区,那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埃及的房价确实一直在涨,因为人们在不断的涌入首都,全国的财富都向几个大城市聚集,不涨也得涨。另外就是因为这些炒房的外国人,才不管埃及什么经济情况呢,只要看到了上涨就投资,反正今天是赚到钱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人间地狱什么意思?这在埃及可不是形容词,而就是白描的现状。因为贫民窟的条件实在太恶劣了,人们被迫扩大居住范围,很多人索性住到了坟墓里,这就是现实版的人间地狱。

当然坟地也不是随便住的,得挑没人管的绝户坟才能住。富人家的祖坟不能去,死人未必诈尸,但活人是能把穷人打死的。不过既然墓穴能住人,就说明当年都是有钱人家的坟地,否则没能力建造的这么大,至少是两室一厅,只是不带卫生间厨房而已,木乃伊用不上。

埃及很多曾经的富人都变穷了,所以也就没能力照看租房。而现在的穷人们是没办法,实在没地方住,只能潜入没人管的墓穴,挨着棺材木乃伊一起生活。阴阳两隔却生死相依,人世间最和谐也最悲哀的莫过于此吧。

我问了朋友埃及为什么要迁都啊?中国也一直有迁都的传言,甚至有几年传说要迁都到河南信阳,可能领导人图的是喝毛尖儿方便。结果据说信阳很多人真的相信了,竟然要组团儿,坚决不同意打扰他们美好平静的生活。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也不知道是真信还是炒作。

朋友说埃及是没办法,领导人实在受不了开罗的拥挤了,惹不起躲的起,索性总统带着官员们搬家总行吧。开罗现在的人口和北京差不多,2200万以上,但是规模却只有北京的20%。想想人家怎么住的吧,不住坟地住哪儿去?还是北京好啊,人们在公主坟八王坟买房租房都无所谓,但真的没有打八宝山和十三陵地下室的主意的。

估计有人会想不通,埃及人为什么都往首都挤,回老家去建设家乡不好吗?来了首都也买不起房啊,与其在这里受罪,回家青山绿水的在宅基地上盖个小别墅不香吗?

这其实都是废话,但凡能在家享福,谁愿意背井离乡的受罪啊。人类起源于东非大裂谷,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天天跟狮子老虎的玩耍多有意思啊。但凡能活的下去,老祖宗们能费劲巴拉的走遍全世界吗?

外地人为什么来北京,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至少是追求更好的生活。那埃及人为什么去开罗,只是为了生活,为了活下去,留在老家只会饿死。一亿人的国家,每年的粮食却只够2000万人吃的,8000多万人都等着进口粮食救济呢。那如果在老家,这运费比粮食都贵,谁能给送到嘴边上,用不用喂着吃啊?

无论国家贫富,城市化都是不可逆的。或是为了发展,或是为了生存,都必须向城市聚集。哪怕是发达国家,也只有喜欢乡村生活的才会去,绝大多数人,都只能无奈的生活在城市。

估计很多人还想不明白一件事,就是像埃及这种国家这么穷,房价对于当地人又这么贵,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口?要知道埃及的人口出生率是中国的3/4倍,是北京的5倍左右。埃及政府也在努力的劝国民进行计划生育,别再生了,真的都要饿死了。可是百姓们就是不听,越穷越生,越生越穷,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我看过很多的解释,有一个觉得比较靠谱儿,就是工业化率。工业化越低的国家,出生率越高。只要工业化提高了,哪怕是阿拉伯的国家,比如伊朗沙特等国也在下降。为什么?

因为工业化提高就意味着生产的商品多,也意味着收入相对高。可玩儿的东西多了,那两口子还非得生孩子干嘛?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那如果有了手机游戏,也就用不着打孩子了,打游戏就行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解释,未必真是这逻辑。毕竟埃及是国家,宗教的影响力量是相当巨大的。而且鲁迅先生当年说过一句话:“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这真的是鲁迅先生说的,就是出自哪儿我忘了。而且还有一句话,原文记不清了,大意是穷人和富人在别的方面都比拼不过,那就只能多生孩子了。不管教育与否,只要生上十多个,万一有一个出息了就是成功。

这话用在贫穷国家上挺合适的,就像埃及,甭管文盲率多高,但只要生个孩子就能领一份大饼,饿不死。那就生呗,万一将来有出息呢。反正大家都一样,没什么压力。再说也没别的事儿可干,不生孩子干什么去?

可是,在贫穷国家,人口多了就是负担,就是危机所潜伏的根源。马尔萨斯陷阱并没有全错,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地区和时代是正确的。人口指数级增长,而粮食和资源却不可能。那只要到了临界点,一定会爆发战争或者饥荒等灾难。

简单说两句阿拉伯之春,这是发生在阿拉伯国家的一系列革命,爆发于2010年底的突尼斯,之后席卷埃及和阿拉伯国家,甚至也蔓延到了其他各洲。比如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可以说是被这场鼓舞的。

这场大革命中最瞩目的就是利比亚了,卡扎菲很牛叉,同时得罪了“五常”,结果坟头草至少三尺多高了。现在土耳其正在向他学习,也在同时向五常挑衅,等着看结果吧,大概率好不了。

阿拉伯之春爆发的原因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太困苦了,连做点儿小买卖都要被官方欺压打骂。突尼斯的小贩活不下去了,在绝望中而死,于是引发了全,突尼斯总统被迫下台,流亡沙特。之后,埃及是第二个爆发革命的,起因也差不多,老百姓连大饼都吃不上了,怎么都是活不下去了,索性造他娘的反。

当然,毕竟这是现代社会了,武装起义是不太现实的。所以基本都是和平方式,至少不是特别的激烈。但是,革命的种子一旦种下,而且政府还无法解决困难的话,那这种力量就不可能被耗散,只会在暗中积攒,指不定哪天因为某个事件就会爆发,无人能预测规模和后果。

埃及的支柱产业只有旅游业,其他的就是苏伊士运河了,但这两项加起来也没多少钱,也就勉强够一亿人吃大饼的。按朋友的说法,埃及的贫困线多块钱人民币,可即便是这么低,全国也有小一半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可以这么说,在这种国家投资的,基本都是完全不了解政治经济的纯投机分子,但凡在埃及生活上半年的外国人,除了赌徒没人敢投资。8000万等着救济粮的人,其中一半在贫困线块钱,那一旦爆发,将是何等规模?

前几年我就看了篇报道,其中一句话触目惊心。在埃及这种国家,发生人道主义危机是确定性的事件,只是看什么时候发生,惨烈程度如何了。如果风调雨顺,全球粮食不减产,欧美等国也不使坏的话,那埃及还能凑合下去。可一旦有一个不确定性因素失控,那就真的是人间地狱了。

所以,我是坚决不建议到这种国家投资的,就算是富贵险中求,那这风险也太大太大了。在这种国家里,房价涨的越高,说明底层贫民的不满情绪就会越大,积攒的爆发力就越强。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革命爆发之时,就将是社会秩序毁灭之日,所谓的投资那就只能靠运气了。

也就是说,在这种国家投资房产,赢了有可能赚个有比例的钱,而一旦输了,那就是血本无归,甚至是身家性命。这投入产出并不成正比,不划算的。

随便买房都能发财的年代过去了,只有选对房、避开坑,才能享受到资产升值红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