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美国大选可能再现一个“恐怖可能”美网友:我宁可跳崖

继特朗普的前发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表示特朗普将参加2024年美国大选后,近日,美国媒体都在预测一个“恐怖可能”,那就是,2024年的美国大选很有可能再度迎来“特希对决”!

路透社/易普索(Reuters/Ipsos)的最新数据也显示,54%共和党选民视特朗普为最佳人选,支持率远高于其他党内竞争对手。所以,特朗普代表共和党角逐2024年大选并不令人意外。

令人惊讶的是,在1月20日,拜登开完就职一周年的新闻发布会之后,美国很多主流媒体都开始讨论希拉里复出参选的可能性。

“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曾希望,温和的白人能够明白,法律和秩序的存在是为了建立正义,当它们不能实现这一目标时,它们就会成为阻碍社会进步流动的危险结构化大坝。’”

2天之后,在美国迎来第27个马丁·路德·金日之际,她再度发文,“让我们为马丁·路德·金留下的遗产致敬,通过努力保护每一个美国人的选举权。他1957年曾说,‘剥夺这一神圣权利是对我们民主传统最高使命的悲惨背叛’。当时这是真理,现在亦是如此”。

短短一周之内两次发文致敬马丁·路德·金,并且都引用了关于选举与秩序相关的内容,说是没有想法,实在不可能。

不久前接受NBC的采访时,希拉里曾在节目中泪流满面地朗读2016年所写的胜选演讲稿。希拉里当时表示,“我从来没有与任何人分享过这个。我从来没有大声读过这个。但它有助于概括我是谁,我相信什么,以及我希望我的孙子和这个世界面对什么样的美国,我认为什么才是美国的最佳状态”。

在最高法院驳回特朗普阻止国家档案局将国会山暴乱相关文件移交给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请求之后,希拉里立即建议共和党人查看一下特朗普的电子邮件。当年希拉里的“邮件门”闹得血雨腥风,竞选过程中一直被特朗普追着打,这时候呼吁审查特朗普的邮件,是为了报一箭之仇?

她的丈夫克林顿也出来敲边鼓。在接受美国《人物》杂志采访时,克林顿称,她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人中)最有资格竞选公职的人”。在克林顿看来,2016年没有选她,是“我们犯过的最深刻的错误之一”。

1月11日在《华尔街日报》刊发题为《希拉里在2024年大选中卷土重来》的评论文章,两位人——政治顾问道格·舍恩和前曼哈顿区区长安德鲁·斯坦在这篇评论文章中声称,在他们看来,“拜登和哈里斯已经变得不再受欢迎,也许是时候换个候选人了”。

文章称,拜登总统的低支持率、对他82岁竞选连任能力的怀疑、哈里斯的不受欢迎,以及2024年没有另一位强大的人领导竞选,这些都造成了的领导真空,而希拉里完全可以填补这一真空。

紧接着,克林顿曾经的高级幕僚莫里斯(Dick Morris)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24年对于希拉里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旦拜登-哈里斯政府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失利,基本上就“玩完了”,这将为希拉里二次竞选总统打开大门。

美国《政客》新闻网站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说法称,克林顿夫妇一直渴望重返政坛,他们现在正在测试水温,“他们知道如何一步步回归,依照自己的喜好调整棋盘,然后再开始下棋”。

1月15日,特朗普在一场新年集会上,对击败自己的拜登火力全开,从外交政策到抗疫,可以说是有什么就批评什么。

其实,也怨不得特朗普火力全开。拜登上任已整整过去了一年,如今的他成了美国历史上支持率最低的总统。

1月16日,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有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对拜登的总统任期感到失望。拜登满意率又创新低,仅为25%。

在竞选总统时,拜登曾明确表示,应对疫情是上任后的首要任务。可是现在的情况是美国疫情急速恶化。

截至1月22日上午,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7000万例,美国从单日新增百万到如今的千万,“领跑”全球的新冠确诊病例让民众对拜登政府大失所望。

面对居高不下的民众失业率,拜登政府极力想推行的1.75万亿美元的“重建更美好”(Build Back Better)法案却在国会屡次受挫。

更令拜登始料不及的是他的移民改革加剧了移民危机。抵达美边境的非法移民人数、美拘捕的非法越境人数、非法越境的无人陪伴儿童数量等诸多数据连创历史纪录。

此外,拜登政府下令的美军撤离阿富汗等外交决定和政策也引起了民众的不满,堪比西贡逃亡的突然撤军让全世界见识了一个帝国的衰落,也难怪近一半美国民众不满了。

眼瞅着2024的美国大选很可能再现“川希对决”的场面,有美国网友认真做了一个投票帖,问大家:老实讲,如果2024年选举依然是特朗普VS希拉里,你怎么投票?

这个投票帖下边还有一个高赞的转发评论:一位母亲表示,她的女儿告诉她,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正在做2025年美国民主崩溃的预案,并且正在计划到时候接受美国公民的庇护申请。

《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就是《特朗普VS希拉里2024——是的,生活变成了恐怖电影》。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写道:“恐怖电影已经正式上映了,在这部电影中,怪物永不死亡,病毒永不停止,我们的下一次选举仍将是希拉里对阵特朗普。”

文章称,希拉里和特朗普比他们所意识到的更加相似,特朗普坚持认为2020年的大选是被窃取的,希拉里坚持认为2016年是她赢得了选举,代表着当代最两极分化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拒绝离开。

八年过去了,美国人民竟然还要从“一个78岁属狗的倔老头”(2024年特朗普78岁)和“一个77岁属猪的犟老太”(2024年希拉里77岁)中选出新任美国总统,这难道不是历史的玩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